快拳的問題本來要先寫比賽交流的事,但是太長了,先寫沙蒙兄問的快拳的事,這個比較短一點!大概在學拳到第三年還是第四年時,蒐集到一些有關太極拳有快拳的資訊,當時在一些比賽中的賽前表演也有看到有部份派別打著「太極快拳」的套路,這些資訊談到太極拳裡有一種快速的太極拳套路,與我們一般理解的慢速太極拳有差別,當時對拳理觀念淡薄的我,也興起一股「有為者亦若是也」的想法,試著將易簡六西裝外套十四式太極拳以快速用力的方式打出來,並變動其中的身勢轉換,打了一陣子覺的動作比較純熟後,心裡想著打給余老師看看,顯顯威風。找了一天,余老師剛剛到芝山岩的場子,坐在一旁水泥椅子上看著我練拳,我一看時機成熟,大概在單鞭接蛇身下勢後,接著金雞獨立後,連著分手踢腳,轉身蹬腳我都用著剛猛身法一路打下去,一旁的婆婆媽媽們還搞不清楚的稱讚我說「小秦畢竟是年紀輕,打起拳來特別有精神,ARMANI就是跟我們不一樣。」余老師注視了一會,又抽起煙跟旁了聊天,我十字手收太極勢後,喘了幾口氣後,自滿的走到余老師旁問「老師,我這樣打可以吧?」余老師只是笑笑說「不錯!很好」我接著問「老師你看外面很多人也打什麼「太極快拳」,還有人說楊氏跟吳氏都有一套不傳的快拳,你有看過嗎?」余老師回說「沒有!我也不知道有這種東西」「那我們以後改成這種練法可以嗎?這樣打應該比較會有功夫吧?」G2000我再問。 余老師回說「可以啊,但有什麼意義嗎?這不是太極拳吧!」當時忽然想起宋老師書上寫著,太極拳拳架要求的原則是「輕、慢、勻、正」,剛剛打的快拳一點都不符合這個原則,想了想也覺的也不太對勁,也就沒什麼話說了。 余老師看我「惦惦」的,便開了話說「小秦,太極拳不要亂發明,在王宗岳的拳經中就有『斯技旁門甚多。雖勢有區別。概不外壯欺弱。慢讓快耳。有力打無力。手慢讓手快。是皆先西服天自然之能。非關學力而有也。』。可見得亂搞太極拳的不是從現代就有,在王宗岳的時代就很多旁門了,還有『察四兩撥千斤之句。顯非力勝。觀耄耋禦眾之形。快何能為』你想要練出太極拳四兩撥千斤跟引進落空的功夫,絕對不是在快中尋找,緣木怎麼能求魚呢?」當時的我只是似懂非懂的聽著,心中對那些傳說的快拳還是有點覺的應該還是有,只怕是老師不清楚吧!直到有一天在翻太極會訊,看一位鄭曼青老師結婚西裝當年帶去美國教拳的學生的演講稿,對快拳這事心中才有點覺的可能是有問題的。那篇演講稿提到,在美國由於美國人對太極拳興趣極高,所以認真學習,這位鄭老師的門人因為只會一套拳跟一套劍法,推手方面並不在行,在美國教了幾年後,美國學生認為這位鄭子門人所知有限,紛紛另尋明(名)師,這位鄭子門人為了招生,於是搞了很多噱頭,快拳也是其中一項,據那位鄭子門人由於噱頭有效,許多學生於是又回頭結婚再向他學習。我也曾拿這個故事問余老師,余老師卻只是笑著說「太極拳若是能像豬肉一樣,一斤斤切著賣,我也不用這麼辛苦這樣一步步帶著你們練了!」整套易簡六十四式拳起初對於我好像一塊濃的化不開的麥芽糖,打來累人,不打又覺的很多不對勁的地方,但又說不上來問題在那裡,直到余老師教的「繃」的打法之後,對拳開始有點體會了;有天突然看到宋老師某篇文章寫著「許多太極拳名家每日行拳至少三十西裝遍,我因不想出名所以每天只有練十五遍而已」。這句話以前我早已看過,之前看到時只是震驚宋老師每日用功行拳有十五遍之多,那天又看到那段文字,腦中轟然明白,那十五遍拳架絕對不是相同的十五遍,而是一套拳卻有十五種不同練習法,我隨即去余老師家,馬上找余老師說「老師,宋老師說怹每天行拳十五遍,那十五遍的練法應該都不太一樣,可能有著重於「動盪」練法,有著重「輕靈」練法、有著重「轉折襯衫」練法,有「繃」式的練法等等」,說完這話,我熱切注意看著余老師反應的表情。余老師啜著香煙,臉上表情開心的,五官糾在一起跟包子一樣,拿著香煙的右手將大姆指向我伸了伸!我這才明白「原來太極拳有快拳,但也沒有快拳」(奇怪,這話有點像周星馳(食神)裡面的對白)所謂的快拳,即是輕靈的打法,他的快是來自鬆透的快,但你認為快,在行拳人的本身,他只是感到輕靈,再以書法的比喻,楷書是正常拳訂做禮服架的練法,而草書則是毛筆運走輕靈的展現,那楷書叫「慢書」嗎?草書叫「快書」嗎?沒有正統一筆一劃的書法功夫練習,可以成就草書輕靈美妙的結構嗎?這是我對「快拳」的理解跟感受,提供沙蒙兄跟各位參考,中間本來還有另一個故事穿插,太囉嗦了,不礙各位法眼了!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濾桶
創作者介紹

心靈萬花筒

ra60raiw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